今天和板栗子玩了吗×

这里是板栗子,来找我玩儿啊!!

【信白】沉沦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李白盯着自己手中那壶酒想了很久,有些失神的看向不远处的熏香炉,一缕缕缓慢飘起的烟雾模糊了他的双眼。李白好像有了一些醉意,只是他想不明白,怎么区区几壶桃花酿,就有些醉了。

   还说酒仙呢,他嗤笑道。

   盛满了桃花酿的酒器在昏暗的环境中竟意外的惹眼,又斟几杯,李白便有些不胜酒力般躺下了。身上的衣物松垮的滑至肩下,露出了大片白皙皮肤,脖颈处,点点红痕在一片皎白中生了几分春色。

   真狼狈啊,李白渐渐昏睡过去。

   梦里,李白见到了曾经熟悉的边疆。一望无际的黄土,凛冽的寒风吹的人生疼,悠扬的笛音回旋在这片杀戮之地。

   “呃?”李白正讶异着,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杀上去。”韩信淡漠且充满了狠厉嗓音撞进了李白心里,那一刻,一股血性涌上心尖,那是好像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战斗的号角响起,两方的嘶吼甚至惊动了远处的动物,可李白此时什么都听不见,他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那抹身影,对方冷漠的神情一对上他,便露出了一个满怀期待且挑衅十足的笑。

   “韩信......”李白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不一会,李白便发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拔出了剑,随着两方交战的声音直直向韩信冲去。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梦在重演那天他被俘虏的一切。

   韩信也像是应邀般迎战,刀锋行过的地方飞沙走石,寸草不生。韩信次次往李白要害刺去,却又每次在真触碰到前退后一步。这样一来,李白便轻易找到了突破口,他将剑身一转,划出一道寒光,抵在了韩信的脖子上。

   韩信也不慌乱,只赞扬的笑了笑,说:“成王败寇,动手吧。”

   这一刻,李白才终于能操控这梦中的身体了,他看着眼前这被自己抵着要害还一副潇洒不羁样子的韩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这是在给自己重新做选择的机会吗?

   李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四周的战局逐渐倒向韩信那边,明知只要自己一个动作就能改变战况的李白,最后还是扔了自己的剑,不带犹豫的那种。

   啧,结果还是做了同样的选择啊。

   熏香的味道渐渐散去,李白也从那梦中醒来了。他艰难的撑起身子,还想着再喝一杯,结果手快碰到酒器时,正好看到了坐在一旁翻书而此时却看着他的韩信。

   “醒了?”

   “啊...恩。”

   韩信见他还是一副呆愣的样子,忍了笑意,俯身压上去,大手一挥,掀开了李白的下摆。

   李白瞬间就给吓清醒了,慌乱的合上双腿,忙道:“别...别再来了,疼啊。”

   韩信自然是心疼的,此时只好更温柔些,边哄边拉开李白的双腿,轻声道:“我知道,所以给你抹药,抹完就不疼了,乖。”

   李白听罢才缓缓放松了身体,任由韩信细长的手指沾着一种清香的白霜进入,而那有些冰凉的触感却惹得李白不由自主的呜咽出声

   手下的动作猛的一顿,韩信差点没按耐住自己的欲望。

   好不容易上好药,韩信替李白整理衣物,听到李白有气无力的说:“你说的成王败寇,那为什么不杀我?”

   “那次你不也没杀我吗?”

   李白闭上眼,像是认命一般叹气道:“喜欢你,没舍得。”

   韩信一愣,心跳和呼吸都好像漏了一拍,随即便搂过李白,重重的吻上他,像是已经渴望了很久一样。

   酒器还泛着点点磷光,在韩信侵略性十足的亲吻下,李白好像得到了答案。

   愿意这样不顾一切的沉沦,这便是喜欢吧。


【校园那个准备走进度了所以在想剧情!这个是考场的脑洞(数学),就是很想李白白表白怎样?!emm车的话,再说再说~希望喜欢,动力是很重要的嘛,给个吧唧儿!】

   

   


【信白】校园向2

校霸信×校草白

水平不足,感谢包容!第一篇试水发现写的蛮开心,谢谢前一篇的喜欢,这篇字会多点!


      教室内,空调呼呼的吹着风,教室的人们正惬意的享受这不多得的有趣时光。一大群人互相看着对方嬉笑,还有一部分人的手不老实的想掏手机拍下这难得的场面。

   此时,这个传说中横行霸道却从没被抓到过什么违纪的校霸大人,在今天因为和同桌一起迟到给班主任抓现行,于是记恨许久的班主任就趁这难得的机会让他们俩一起写违纪说明并在课上念出来。然后就有了下面的场景。

   “......我不应该多次迟到,给大家带来不好影响,下次不会再犯。”韩信干巴巴的念完了迟到检讨,然后一脸怨念的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班主任——诸葛亮。

   “恩。下一个,李白,上来。”诸葛亮颔首示意韩信下去,又冷淡的看向李白,直到李白走上讲台。

   李白边上去边从口袋里掏出刚刚隔壁班班花帮他写的检讨,清了清嗓子慢慢念着:“在今天这个下着雨的、的早晨......我迟到了。”

   一下子就没忍住轻笑了一声的韩信想道,这酷似在写作文的笔锋,估计是哪个小迷妹帮写的吧。他眯了眯眼,饶有兴趣的嚼着早餐仔细听着。

   “我不该迟到,不该在快迟到的时候还和韩信撑同一把......粉...伞?!”李白读到这里突然噎住,后面的韩信也被这内容吓得连咳了几下。

   卧槽,这啥玩意儿?!他们俩同时想。

   诸葛亮听到这里顿时沉下了脸色,凛冽的视线从李白和韩信身上穿梭了几轮又回到李白身上,怒喝道:“念的都什么东西?!下去,明天再交一份检讨给我。”

   李白捏着检讨悻悻的下去了,一下去就瞬间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小心翼翼的露出半边好像被羞红的脸朝向韩信抱怨:“她怎么知道伞的事啊,又不是她借的。”

   “得了,我们俩顶着这把伞出去,没被人录视频都要谢天谢地了。谁让你读别人检讨前不先看一遍。”韩信一脸看傻逼的样子看着李白,最后还是因为见他实在可怜才慢悠悠的从抽屉里拿了还热着的早餐放到李白桌上。

   李白惊喜的接过早餐,一下就恢复大半的心情,道了声谢便毫不客气的大口吃了起来。

   可真容易满足。韩信心想。

   而讲台上的诸葛亮早就气的将手中的粉笔捏成了两半,杀气腾腾的抓住路过的赵云让给他上课了。走之前他还发誓一定要请李白的家长过来好好‘谈一谈’,但赵云怕诸葛亮气坏了身子,买了一堆好吃的哄着,一早上的功夫,诸葛亮便忘了请家长的事。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吃饱喝足,李白满意的搭上了韩信的肩轻拍了几下,惹的正在打游戏的韩信疑惑的抬头望他。

   “干嘛?”

   “就想谢谢韩大帅哥的早餐,顺带再问一句,您的检讨是哪位大哥写的,有没有兴趣再写一份?”

   “......滚。”

   李白顿时就急眼了,挪了身子往韩信那又凑了凑:“欸,韩大帅哥,帮个忙呗,小弟发誓日后必有重报。”

   李白的说话声拌着一阵温热的气息划过韩信的耳根,淡淡的嗓音好似一点一点的勾起了他的情欲。那一瞬间,韩信觉得自己好像血液都要沸腾而起。

   操,韩信暗骂了一声。

   见韩信有些烦躁又没有要理自己的样子,李白便继续温声道:“这也不行?那以后我天天排队给你带午饭成不?”

   “不成,你的小迷妹哪舍得你排队。”韩信淡淡开口。

   “那我他妈以身相......”

   韩信没等他说完,瞬间把游戏切掉换成微信喊人帮李白写检讨。

   嘿,以身相许,这个血赚不亏。

   没说出口的‘许’字被韩信一系列的动作打断,李白只好默默盯着那人手速极快的打着字,不一会便发现那人已经叫到人帮忙写检讨了。

   “行了,等着吧。”

   “啊?”

   那一瞬间,李白有些琢磨不清自己此时应该要有怎样的心情了,是该高兴不用自己写检讨了,还是该烦躁于自己把自己卖了。

   李白再想了想,好像都不太对啊,自己这是,被人调戏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要知道,赵云的课是从来没人敢分神的。

   一下课,给折磨到头疼的韩信就晃了出去拿李白的检讨。帮忙写检讨的那人有些疑惑的轻声开口询问道:“信哥,那啥,上一篇用不了?”

   韩信看着检讨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能用,这个是给我同桌的。”

   “噢,噢,好。”

   “没什么事就走吧,谢了。”

   那人如释重负的点点头,连说了几个不用谢便撒丫子跑了。

   刚丢完垃圾的李白走来笑道:“瞧把人家给吓得,嘿,信哥?”

   韩信切了一声,把检讨甩李白身上就回座位继续玩手机了。

   李白拿过检讨,看着韩信一脸不爽又还是什么都没说,一丝甜腻的暖意就油然而生,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因看着韩信而微微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可真好,校霸,爆宠我勒。

   韩信用余光见李白回了座位,装作无心的开口:“喂,中午,给我带午饭,要你自己排队买的。”

   “哟,行啊,不过为啥。”

   “以身相许,不就是做什么都行?”

   李白抽了抽嘴角,微不可查的啧了声。

   果然,是被占便宜了吧。


【差不多了呜!本来想元旦发的,但是一直不满意,修修改改好几次,多包容谢谢,给湫咪~】

   

   


【信白】校园向1

校霸信×校草白   两个是同宿舍的上下铺

看上去设定很玛丽苏但其实并不(?)的文,就是写来娱乐的,会ooc。

   “下雨了。”

   “操,没伞啊...”

   李白哼了哼,翻了个身没理下铺抱怨的那人。韩信见他没反应,便抬起脚向上蹬了蹬李白的床板,嚷嚷道:“喂,李白白?看在上下铺的份上,叫个美女和我共把伞呗。”

   “德行,不能自己叫?又不是没人给你送伞。”李白默默翻了个白眼,随便在自己身旁抓了个东西就往下面扔:“再踹操死你。”

   嘶......韩信拿起那个刚刚砸的自己生痛的东西,发现是个台灯后顿时黑了脸:“校草大人,扔这种东西,我会断子绝孙的,真的会的。”

   “我以为你的关注点会在我操死你这里。”

   “反正你又操不到。”

   “......滚,别想要伞了你。”

   啐,大丈夫该能屈能伸,不和你计较。于是韩信适时的选择了闭嘴。

   没一会,叮咚叮咚的短信提醒音便传了过来,韩信被这声音烦的不行,啧的同时手一抖,然后他就在塔下强杀别人的时候,被别人塔杀了。

   “卧槽,校草大人,您这消息可真的有点多的害命了啊。”

   李白翻了个白眼,日常懒得搭理他。翻了个身起来准备下床,在准备“着陆”的时候,脚腕被一把抓住了。

   “毛病吗你?!”李白艰难的稳住身子,一脸看智障的看着韩信。而他没选择踹韩信一脚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完全怼不过韩信。

   那就忍呗,还能咋的。

   韩信挑了挑眉,松开了手让李白下去。然后一动不动的盯着李白。手机上是他等复活的画面,李白不小心看到时,突然有些失笑,连带着眼角都有些染上了笑意。

   韩信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随即他啪一声将手机屏翻过去,恶狠狠的说:“笑什么啊,还不是你手机吵吵的。”

   “噗,傻逼。”李白一把拿过韩信手机想帮他解决这局,好让他准备下楼。结果正好看到韩信的队友已经将对面水晶拆了,于是又丢了回去,“行了行了,你队友不需要你也行。赶紧换衣服走了,真要迟到了,而且我们的美女们在下面等着呢。”

   韩信接过手机,点了点头,随意点了下奖励,就关屏拿衣服了。

   “校草大人,才几分钟呢,速度够快啊。”

   “那可不,和你跑腿的小弟一样积极。”

   “别,那性质可完全不同。”

   好一会,两个龟速青年才慢慢从五楼磨蹭下去,李白刚下到一楼去就往旁边女生宿舍那边走,韩信便默契的站在原地靠着墙等,顺便打开手机开始叫人给自己和李白带早餐。

   等到韩信都有些不耐烦的撇嘴了,李白才一脸不满的回来,正当韩信抬头想开口怼他见色忘友时,才发现李白是一个人回来的。

   “哟,美女呢?”

   “...鬼知道,短信上还说和我走的,下来不知道干嘛了就变卦,现在给了我们一把伞让我们自己看着办。”

   “噗哈哈哈哈哈校草,你魅力值用完了?还是新校草出来了??”韩信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我去你妈的,老子最帅。反正她们说这把伞够我们用了,快走。”

   于是李白盯着韩信笑得直不起腰,默默拆开了伞套,露出了粉色的伞。

   两人顿时黑了脸,韩信愣了一会,又噗呲笑了出来。李白顿时觉得有点尴尬,咳了一声:“女孩子用粉色正常,先凑合吧。”

   “哈哈哈哈行勒副校草......”

   “老子副你妈噢。”

   于是李白啪叽一下打开了伞,随机他们看到了这个伞的全貌——超级多的粉红色兔子蕾丝伞。

   这时连韩信都笑不出来,看着伞有些纠结要不还是淋雨算了。而那边给伞的女生们开始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

   两人往那边一看,又看回这少女到极致的伞,不由得同时低骂出声。

   卧槽。

  【估计后面还有几篇,看看有多少人想看再决定写多少吧。反正就是各种日常。给个湫咪~】

   

四个野男人的高考应援

给你们高三宝贝们的,还有给明年的自己,要加油噢,你们一定可以的啦!

白起:“不用担心这么多,一场考试而已。我当然相信你了,一直向着梦想前进的你特别耀眼,你会考好的,现在好好休息。对了,明早我来接你,不是想吃c街的早餐么,我带你去。放心,我开小黑去,你不会迟到,工作的事你不用管,这两天我都会在你身边,有事就喊白起。”

许墨:“傻瓜,很紧张吗?好了放轻松,从科学的角度我虽然可以给你很多解压的方法,可是我最特别的你用不上。不过,我觉得我过来你这边是最好的方法,不仅可以帮你查漏补缺一下,还可以顺便哄你开心。恩,我知道你一个人也可以,不过我有点小私心想陪着你,不管你需不需要我。”

李泽言:“白痴,这种小考都能把你紧张成这样,我是该说你没出息还是什么好?你平时的功课我也没少教吧,别担心那么多了,你好好考,考好了你想要什么奖励想去哪都行。唉,考不好又如何,我什么时候怪过你。你尽力了就好了,别的都不重要。明天考完了给我电话,去souvenir,我还记得你说想吃我做的菜。”

周棋洛:“薯片小姐,愁眉苦脸的样子可不像你噢。恩?因为我的薯片小姐一直都是乐观向上又积极面对的女孩呀!我最喜欢薯片小姐坚强不服输的样子了,只要看着就充满了干劲呢!没关系,一次考试而已,未来还很长,生命有些无限的可能性。而且我相信,只要是薯片小姐,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那么,最努力的你,准备好接受挑战了吗?逆境中闪耀的你们,真的非常的帅气!(内容有参考游戏中电话和约会的段落)

高考加油!